第七回  春蠶絲盡一眸足

 

一種難以形容的濃郁味道撲鼻而至,有點像混著檀香和朱砂的淡淡香味。

那個人緩緩地,用肘和膝繼續跪爬著,那張和吳邪一樣的臉帶著慘白,在昏暗的光線下,如鬼如魅,說不出的陰森詭異。
眼看他越爬越靠近,吳邪雖然心下駭然,還記得要護著小花擋在她身前。

 

好天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