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回 夜寒風逝一星孤

 

吳邪心中一跳,驚慌顫聲說:「邱叔不可……開這種玩笑」。

王八邱看著吳邪不吱聲,只是冷笑。

「天真,這裡交給小哥和胖爺我,你快馬趕回吳家。」胖子提起醋缽大的拳頭,劈面一拳就向王八邱的鼻樑打去,登時鮮血長流,旁觀數人大聲驚呼。

吳邪急步搶將出去,飛身躍上馬背,雙腿一夾,縱馬向長沙城疾馳而去。

從正午至黃昏,一路疾馳,馬不停蹄

 

策馬到了吳家宅邸前,吳邪矍然而驚,只見本來的大宅成了一片焦木赤磚,遍地瓦礫。

他一瞬間彷徨失措六神無主,忙在四下亂瓦中到處找尋,卻是一個人影也無。

此時天色朦朧,土塵順著寒風朝著他颳來,無數往事歷歷湧上心頭。

小時他有哮喘病,發作時,媽媽總是一整夜不眠不休地照顧他。

爹爹知道他喜歡字畫,想盡辦法四處搜來一些名家字帖給他臨摹練習。

每次三叔破口大罵地在後面追著他練劍,自己老是躲到二叔那,三叔這個人欺善怕惡,不敢在二叔面前大呼小叫……

頃刻之間,無比難受的悲傷哽咽在心裡,化成一片淒淒涼涼,只覺得在這世上孤零零的只剩下自己一人。

 

吳邪就這般呆呆地駐足著,也不知過了多久,一聲「小三爺」的驚喚,才讓他回過神來。

是潘子,三叔的老伙計。

 

那潘子忽見吳邪,也是一臉詫異之色,兩人無言地相對半晌,潘子才領著吳邪來到一處遠離鬧市的破敗農舍。

跟著潘子走進去,裡面家徒四壁,只有邊上擺著個大供桌,桌上點著兩根素燭,上面供著好幾個靈牌。

吳邪凝目向靈牌上的名字瞧去,只見爹爹、媽媽、二叔、三叔的名字都在其中。直到此刻,才真正意識到他的骨肉至親終於捨己而去,心中頓時一酸,眼前模糊一片,淚水不住的流下來。

 

吳邪當即跪倒在靈前,恭恭敬敬地拜了幾拜,用袖子擦乾眼淚,站起身來,轉頭問潘子,究竟吳家出了什麼事?

「數日前,他娘的一場大火,將吳家偌大的家宅燒成了一片白地,宅子裡面所有的人,連狗都無一倖免。」潘子走向前,將供桌上寫著吳邪的牌子撤下,「裡面屍橫遍地,卻沒找著你的屍身,想說或許給逃出來了,可是又一直沒有你的消息,保險起見就把你給供著了,好在小三爺吉人自有天相,果然平安無損。

 

「裡面沒有我的屍體?」吳邪恨恨地問。

潘子微微一愕,奇怪的看了吳邪一眼,點頭說是。

 

不見張海客,那個假扮成他,和他一模一樣的人。
吳家血債,十之八九,一定是張家人這批惡賊下的毒手!

 

潘子見吳邪神色悲憤,問道:「小三爺是不是知道什麼?」

吳邪心神不定,一時未答。

 

那幾個張家人說要找齊三枚蛇眉銅魚,找出在銅魚裡隱藏的長生祕密。

想必張海客扮成自己混入吳家,就是為了蛇眉銅魚。

 

吳邪從領口拉出紅繩,帶出一枚青灰色的銅魚。

是他滿週歲時,爺爺親手掛在他脖子上的。

而張家就為這一枚蛇眉銅魚,狠到把整個吳家陪葬。

 

四阿公說過,這三枚蛇眉銅魚最後落在吳、霍、解三家。

吳家遇難,再來就是霍家和解家了。

他決定即刻出發北上,只要跟著霍家和解家,張家人要蛇眉銅魚,自會現身。

 

吳邪滿臉都是眼淚,心裡像是開了個大洞,無止盡的悲苦不停的湧上,夾雜著無法抑制的憤恨。

 

他會讓張家人付出代價。

 

 

---TBC---

創作者介紹

28℃天氣晴

好天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泳言
  • 話說我一直到現在才突然想到:這些標題,都很有古風地連串在一起--重點是,有些像能組成詩的感覺(想到金老大的某幾部小說也有此風格)
  • 是的,標題是模仿倚天屠龍的七言,不過第十章的「青椒肉絲嘟嘟嘟」把整個古風氛圍破功了(揉臉)

    好天氣 於 2014/01/11 17:08 回覆

  • 草菇
  • 好虐阿T_T
    大大加油更
  • 這段我也寫的很痛扣QAQ

    好天氣 於 2014/01/12 11:24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