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回 相逢如親亦如故

 

吳邪把心裡所想和潘子說了。

潘子自告奮勇,執意要和吳邪同行,他笑開一張大臉,說三爺走了,反正也是呆著等老死,能幫三爺保住小三爺,才算是盡了心。他又橫刀當胸,做了個殺頭的姿勢,說那些張家人縮頭烏龜瞧我潘子不弄死他。

 

看過人心反覆的王八邱,潘子的直心重義更讓吳邪心中感佩。

當下兩人收拾了一下細軟,逕向霍、解兩家所在的北方行。

從長沙到燕京,萬里迢迢。兩人一路低調行事,曉行夜宿,倒也沒起什麼波瀾。

 

這天吳邪和潘子自正陽門入城,來到燕京,行人熙來攘往,街市繁榮。

路邊小鑼噹噹聲響、小販吆喝聲此起彼伏,還有陣陣酒香肉氣從酒樓中飄出來。

 

兩人不認得道路,尋著香氣找到酒樓,潘子拉開長凳,請吳邪坐了,一邊招呼跑堂的上些好酒好菜。

 

吳邪見東首一位淡粉輕衫的少年,腰繫著一根銀笛,坐在邊上,瀟洒閒雅地自斟自飲。

那少年和吳邪差不多年紀,相貌清秀俊美,眉宇間流露出一種看透世情的玩世不恭。吳邪卻覺得他的眉目口鼻,依稀有種似曾相識之感。

 

少年目光和吳邪對上,兩廂對望,凝視半晌。吳邪端起酒盞上前施禮道:「在下與賢弟共飲幾杯如何?」

「請便。」少年微微一笑,對著吳邪擺手示意。

 

吳邪一愣,對這笑容有著強烈的熟悉感。

「小花?」

話一說出口,便知失言,小花怎麼可能是個英俊的公子哥兒,何況此人長身玉立,和小花的嬌小身形大不相同。

吳邪不禁赧然,「對不住,是在下認錯人了。賢弟長得很像我的好朋友。」

那少年不以為意的笑笑,舉壺倒了一杯酒,端起酒盞敬吳邪。

 

吳邪怔怔凝望著與小花相似的臉孔許久,搖了搖頭,仰脖子將心中湧起的酸楚一飲而盡。

少年見吳邪面容憔悴,神色憂鬱,忍不住問說:「小弟雖與兄台並非孰稔,但見兄台抑鬱,可是遭遇什麼傷心事?或許小弟能為之解困。」

或許是因為這少年有著與小花相似的面容,吳邪猶豫半晌,將自己親人之死,簡要說了,說到後來,神情酸楚,聲音有些哽咽。

 

聞言,那少年嘆了口氣,安慰說:「在我八歲的時候,我的爺爺父親叔叔相繼去逝,整個家族只剩下我一個人,而我一個孩子,必須扛起這個家。」他替吳邪斛上酒,才繼續說:「你要知道,那些經驗,真的是非常非常不舒服的經歷。」

 

兩人說到後來都有些傷感和感慨,吳邪登時覺得和此人背景太相似了,甚至性格都很相似。

 

酒過三巡,兩人談談說說,吳邪很感親切,「在下吳邪,請問賢弟大名?」

少年看向吳邪,淡淡一笑,「小弟姓解名雨臣。」

吳邪眉心一跳,問道:「賢弟姓解,可知燕州的解家所在?」

 

解雨臣的表情似笑非笑,「我就是解家的當家。」

吳邪怔住,正欲答他,一隻白色信鴿撲扇著翅膀飛來,停在解雨臣的手臂上。

「等等,小粉紅來訊。」解雨臣輕撫了信鴿雪白的羽毛,一邊取下信來觀看。

吳邪有些無言:「這明明是白色的鴿子。」

「牠的心是粉紅色的。」
………

 

讀著信籤,解雨臣臉色陰了下來。

「霍家有難。」

 

 

---TBC---

創作者介紹

28℃天氣晴

好天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Sword & Blood
  • 頭香 ? 那我是小黑~ 我的心是黑色的~ (燦笑。
  • 我是小黃,我的心是⋯⋯(閉嘴

    好天氣 於 2014/01/24 18:08 回覆

  • tali17
  • 很愛大大寫的文優wwww
    小花大好啊啊w
  • 謝謝喜歡喔(≧∇≦)會努力填坑的^_^

    好天氣 於 2014/01/30 17:28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