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回 雲頂皑皑天宮觸

 
 
解雨臣忙和店伴借過筆墨,將消息寫下,再把短籤捲成細細一條。
接著他朝著窗外呼哨,只見小粉紅轉了幾圈,撲將下來,停在他左臂上,親熱地輕啄解雨臣的手指。
解雨臣小心把薄絹繫在小粉紅右爪上,然後一拋,白鴿撲翅,漸高漸遠
接著數日,兩人苦心煎熬,一路往燕京縱馬北行。待到第十日正午,終見小粉紅捎來訊息
 
解雨臣神色凝重讀著信籤:「吳家人皆已救出,目前安置在解家……」隔了半晌,才又道:「霍婆婆那邊,已經失去聯繫。」
 
......已經失去聯繫。
吳邪把臉埋在手心,心頭一片冰冷。
他們肯定出事了
兩人焦慮倍增,繼續快馬趕程。踏雪北上,經過太原,而至燕門,氣候漸行漸寒,這日來到遼東長白山。
 
山上朔風呼嘯,氣候酷寒,眼前盡是茫茫白雪,雪積數尺,難行至極。
兩人皆有內力護體,尚可和寒氣相抗眼見馬兒雙蹄陷入雪中,法行走,當即解下行囊和糧袋,拍拍馬背,讓馬兒自行離去,兩人提起輕功往陡坡飛渡。
 
好在解雨臣之前已從蛇眉銅魚上破解出長白山的入口位置,兩人登上聖峰,解雨臣眼望山頂,踏勘方位,朝著雪中某處一躍。果然此處是個窟窿,雪軟鬆動,身子開始下落。
吳邪見狀也跟著跳將下來,碎雪跟著滾在身上直跌數丈,沒多久就踏觸到底。
放眼望去,此處是個冰洞,四周冰晶瑩剔透,閃耀著琉璃彩光,萬年不化的結晶冰柱垂洩而下
沒心思慢慢欣賞,眼前是條百公尺長的長廊,兩人拂了拂身上的雪花,向前走去。
走過幾個彎,洞穴越來越窄,弓身走了一盞茶時分,眼前一個巨大的花崗岩石擋住去路。
吳邪深吸一口氣,運勁一推,岩石卻是絲毫不動。
此時解雨臣注意到岩石上有個圓形的石板,石板上刻著複雜的花紋,類似星盤的圖案。石板的底部和岩石連接的地方似乎是可以轉動的。在圓盤花紋的最上方有個凸起的棱角,圓形石板的四周雕刻著不同的數量的梅花圖案。
 
這是個解碼盤。
解雨臣和吳邪對視一眼,點了點頭,合力轉動石板,讓菱角停在和02200059相對應的梅花數量上。
 
只聽得一串沉悶的鐵鍊傳動聲,然後喀的一聲,巨岩晃了幾晃,慢慢移將過去,露出了一個可以讓人通過的縫隙
 
吳邪正欲進洞,卻被伸手攔住。抬起頭,對上解雨臣的眼睛,只見他凝望著自己,十分認真的說道:「這次的錯失是我所鑄成,是我該去彌補,前方情勢凶險,你沒必要跟來。」
吳邪朝他一笑「既然凶險,那就更要跟著你了,多一個人好多一分勝算。」他斂下表情:「更何況,我的兄弟還在裡面,生死莫測,要是我什麼都不做,這輩子都不會安生的。
 
解雨臣見他心意已決,輕嘆了口氣,收了手,便不再勸。
兩人一同踏入洞中,只聽身後軋軋聲響,石門已緊緊關上。洞外冰霜反光尚能見物,洞內卻是一片黑沉。
解雨臣正待點亮火摺,適應黑暗的雙眼忽見周圍全是幽綠色的光點,彷彿身處星海。

 

吳邪心念一動,已瞧出這幽綠光點是在地下墓中見過的大蟲子。他咬破手指,鮮血一出,所有的光點瞬間蜂擁逃離。

 

解雨臣打火點亮火把一愕,見吳邪手指鮮血淋漓,忙抓起放在嘴邊輕啜。
傷口被溫柔地細細舔舐,吳邪不由得臉上微微一紅,心跳如鼓,泛起一種異樣的感覺。

 

他......他娘的,自己是怎麼了?

 

 
---TBC---

 

創作者介紹

28℃天氣晴

好天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