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回 何當共剪西窗燭

 

「我求你一事。」吳邪撓了撓頭,「幫我找到小花,暗中照顧她十年,等我回來了,告訴我她過的如何?有沒有嫁到好人家?」

解雨臣露出奇怪的表情,吳邪笑著捶他一拳,「不會讓你做白工,我在長沙算是小有名氣的丹青妙筆,送你我的字畫,高懸在廳堂,包你家院生輝。」

「不求小花等你十年?」解雨臣開口問道。

吳邪眼中閃過黯然之色,望向石壁上青銅巨門的壁畫,緩緩說道:「我出來的時候,不知會缺胳膊還是斷腦袋的,我沒資格要她等我。」

 

「我會等你。」

咦?

還沒反應過來,吳邪就被解雨臣的力量一帶,跌靠在石壁上。解雨臣輕柔的吻落下,淺嚐輒止。

「你………………吳邪整個給嚇傻了,一顆心幾乎要從嘴巴裡跳出來。

 

解雨臣見吳邪驚得呆了,頗覺有趣,當下眨了眨眼睛,朝他甜甜喚道:「怎麼了,吳邪哥哥~?

我草!這……這聲音……不是吧。

 

「這麼快就忘了我啦?真是讓人傷心。」那張酷似小花的臉孔滿是無辜。

解雨臣就是小花?
……吳邪不可置信地望著眼前的公子哥,頓時徹底的風中凌亂。

 

過了半晌,見吳邪慢慢緩了過來,卻不敢正視自己,解雨臣有點後悔逗弄他。隨即正色說他小時候和二爺學唱戲,解語花是師傅給他取的名字,所以才會叫小花。聞之有人要對九門不利,為避免暴露當家身分,才會男扮女裝調查。至於那嬌小的體型,則是縮骨的關係。

 

「生氣了?」解雨臣側過了頭,眼瞅著他。

吳邪抿著嘴不說話,與其說是生氣,不如說是身心靈深受打擊,一時之間還無法接受面對。

他霍然轉身,邁開大步便走向下一個石洞。

 

墓道傾斜向下,解雨臣警覺著四周,一面默默跟在他身後。

前進了一個時辰,空氣漸漸變暖,甬道已經走到盡頭。只見此處是個懸崖深谷,腳下是一個平台,一根根的青銅鎖鏈在谷裡密集地交錯橫貫,可以感覺到暖風從崖縫處徐徐吹來。

 

吳邪一言不發,輕功提縱,搶步往鎖鏈所在處一點,又往下一個鎖鏈處飛縱而下。

解雨臣望著吳邪的背影微微一嘆,當即展開輕功,跟著躍下。

 

約莫一炷香時分,兩人已到達谷底,不料谷底別有洞天,只見另一邊的崖壁上,聳立著一扇萬丈高的青銅巨門。

見到如此宏偉的巨門,兩人一瞬間都大為震驚,聳然動容。

 

吳邪怔怔地望著巨門,右手伸進袖裡,輕撫著那枚冰涼的鬼璽,思如潮湧,臉有遲疑之色

解雨臣在他身後靜靜的站著,也不知該說什麼話好,遂抽起腰間銀笛,悠緩地吹了起來,但聽笛聲淒清婉轉,低迴聲交織哀嘆,猶帶嗚咽之聲。

 

吳邪心念一動,回過頭望向解雨臣,兩人就這般四目交投,凝視良久。

突然之間,兩人身下的石頭縫隙中,開始冒起一谷淡青色的薄霧,蒸騰而上,谷底一片霧氣瀰漫。

吳邪發現自己眼前一黑,他下意識的揉眼睛,卻怎麼也看不見。

 

他娘的難道我瞎了?

這一下變故,事先毫無半點徵兆,吳邪不由得慌了手腳,叫了幾聲「大花」,才發現自己叫錯了。

「別慌!」令人安心的臂彎將他包圍,「是這個霧有問題,等它散去。」

 

吳邪隨即心神寧定,兩人都看不到對方,就這樣靜靜的抱著,珍惜眼前有限的相處時間。

不知道誰先開始,他們開始用力親吻,開始呼喚彼此的名。他們急切慌亂的解開對方的前襟,感受彼此灼熱的觸感和慾望。

然後他進入了他。

吳邪的呻吟越發急促,將飽滿迎入體內。

解雨臣的喘息越發粗重,索求更緊密的包圍。

 

兩人需索無度的渴求彼此,直到被情慾的狂潮淹沒。

 

 

---TBC---

創作者介紹

28℃天氣晴

好天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泡泡
  • 喔喔喔喔最近好勤勞(擦鼻血
  • 寫到我最想寫的部份了嘛 ╮(╯▽╰)╭

    好天氣 於 2014/09/04 20:2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