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回 同心永結雙飛宿(完結)

 

十年後,兩扇青銅門幽幽開啟,霧氣繚繞下,一個朦朧的身影從青銅門裡緩緩地走了出來。

吳邪低頭審視自己,沒缺手斷腳,也沒有失去視力嗅覺味覺或是聽覺,連玄鐵判官筆都好端端的在自己的身上。

萬奴王該不會是記性和小哥一樣,把祭品給忘了?

 

他抬起頭,目光望向遠方。

小花不知如何了?

 

那時毒霧已散,兩人倦極而息,相擁而眠。

吳邪先醒了過來,眼睛已經可以看清楚東西,他不捨目光落在解雨臣的臉上,出手點了他的睡穴,在地上刻下珍重兩字。

他刻完了最後一筆,一咬牙,取出了鬼璽,毅然決然地進了青銅巨門。

 

此時一陣涼風從前方巨大的山體裂縫裡吹過來,吳邪鑽將進去,只見裡面是個長長的甬道,他繼續前進,很快的就鑽出了縫隙,看到久違的太陽。

 

吳邪當下展開輕功,疾奔下山,在市上買了匹好馬,急馳至燕京。

豈知到了解家,卻無人知曉解雨臣這個人,連聽都沒聽過。

 

吳邪疑惑不解,心中一片混亂,決定先回到長沙吳家瞧瞧。

南下行至一大鎮,在老茶營旁見到了一個算命攤子。

那算命先生身穿青袍,搖動著招幡布,和藹地和吳邪招呼,說自己早上卜了一卦,會遇到命中的貴人,也就是小兄弟你了。

 

吳邪沒心情與他說笑,只當他是江湖騙子。

那算命先生也不生氣,微笑說道自己名叫「齊鐵嘴」,人稱神算子,奇門八算可不是隨便說說的。

 

我的天!齊鐵嘴?這不是過去的人物嗎?
吳邪愕然,整個人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。

他娘的他知道他失去什麼了。

是時間。

 

『沒有時間了。』

 

吳邪頓時心下驚惶,此時的吳邪根本還沒出生,天下之大卻無他的容身之處。

齊鐵嘴問明情由,當下說願意收他為義子。接着便慈祥的說道:「不介意的話就跟著我姓齊,就叫齊…………

「齊羽,我叫齊羽。」吳邪仰首望向燦藍的天空。

 

齊羽,祈雨,我只祈願能再見到你……雨臣。

 

* * *

 

解雨臣從長白山回來後,變得沈默壓抑。

他覺得他的心似乎被硬生生撕扯了一大塊,隨著吳邪進了青銅門。

 

他躺在褐色的籐編椅裡,腦海裡來來去去都是與他相處的每一個細節:

 

「幹嘛跟著我?」

……第一次見面,他傻傻的跟在自己後面,那時覺得這傢伙很煩。

 

「小花,殺人不好,人家也是有妻兒子女的。你年紀小,又是個姑娘家,不要那麼心狠手辣。」

……和自己叨叨不停的勸說仁義道德的吳邪。

 

「別想了,我知道你是真的。」

......看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齊羽,他為此心亂如麻糾結不已。

 

「高半個頭的吳邪哥哥在旁邊牽著她的手,在一棵低矮蒼蔥的老槐樹下,傻呼呼地笑著。」

……青銅鈴鐺的幻覺,讓他發現吳邪對自己的重要性,選擇了離開逃避。

 

「對不住,是在下認錯人了。賢弟長得很像我的一位故人。」

……酒樓裡再見到他,他不再像從前那般天真,也不知逢什麼奇遇,竟然武功大進。

 

「既然凶險,那就更要跟著你了,多一個人好多一分勝算。」

……張家古墓前,即使凶險,他依然固執地堅持同去。

 

「不會讓你做白工,我在長沙算是小有名氣的丹青妙筆,送你我的字畫,高懸在廳堂,包你家院生輝。」

 

等等!

突然之間,解雨臣腦中靈光一閃。

 

他急忙跳起,從櫃裡取出捲軸,將之攤開,細細查看,只見上頭寫著:

春蠶到死絲方盡

蠟炬成灰淚始乾

齊羽。

 

解雨臣有過目不忘之能,對照這條幅上的詩,和青銅門前吳邪在地上刻的珍重兩字,兩個筆跡是一樣的。

 

當時拿到捲軸十分莫名,還想齊羽給他情詩墨寶是何意。

加上齊家大宅前種滿了西府海棠。

還有當時齊羽帶著淒情傷慟的眼神,艱難地朝著他爬過來。

莫非,莫非,齊羽就是吳邪?

 

想到此,解雨臣不禁變了臉色,搶出解宅大門。他幾乎是不眠不休,發了狂不要命的趕路。

再度回到齊家大宅,舉步向內行去,在黯淡的燭光下,只見吳邪(齊羽)依然躺在棺木之中,如同睡著了一般。

 

解雨臣抱起吳邪的屍首,心中激動難受,忍不住流下淚來。

忽聽到嗆啷啷的聲響,蛇眉銅魚從兜裡掉了出來,在地上轉了幾圈。

他一怔,放下吳邪,將那環狀的蛇眉銅魚緩緩撿起,低頭沉思半晌。

 

第三枚銅魚密文裡,曾提到此環可以去邪氣,起死回生。對照四川古墓中,一個個慢慢睜開眼睛的石像。

解雨臣抱著姑且一試之心,將蛇枚銅環貼在吳邪的額頭上。

 

過了一個時辰,只見銅魚逐漸變成墨青色,卻什麼都沒發生。

解雨臣失望之極,雙足一軟,伏在棺木邊不禁淚下。

 

不知過了多長時間,忽聽到低低一聲呻吟,吳邪長長的睫毛微微一顫,緩緩張開眼來,和解雨臣的眼光一觸,四目交視,互相凝視

兩人再也移不開眼睛。

 

窗外,一簇簇的海棠花依然美麗綻放。

 

 

---FIN---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好天氣 的頭像
好天氣

28℃天氣晴

好天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