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花邪推理劇】解當家之死亡事件簿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我草!解雨臣竟然死了?

 

不可能!

吳邪盯著手下傳來的簡訊,腦袋一片空白。

腦中閃過一幕幕的畫面,那個要他自己照顧自己的,那個要他面對現實的,那個微笑著說他的整個人生都是他不願意經歷的……

 

經過了那麼多事,吳邪心理素質成長了許多,他很快的回過神,立刻透過關係聯絡當地的警方,匆匆訂了往北京的飛機票,火速趕往事件現場。

命案地點是在北京的通州區梨園鎮,是解家樓院之一,是解家專門接待特殊貴賓的地方。

 

吳小佛爺在道上已經小有名氣,加上這次的被害人是九門的解當家,刑警特別為他保留命案現場的跡証。

 

吳邪跨過封鎖線,在刑警的帶領下,走過石階,穿過氣派的檜木大門,爬上宅邸深處的階梯,最後在三樓的一扇門前停下。

 

吳邪深吸了一口氣,顫抖地推開那扇門,小心地進入房內。

一進門頓時僵硬住了,他眼前出現的,是一具全身染血的屍體。

 

血液已經凝固,呈現暗紅的顏色,解雨臣的褐髮被血漿浸濕,淡粉色的襯衫上面,紅色的汙漬斑斑。

 

吳邪大腦裡空白了很長一段時間,一路上他一直都在逃避,在親眼見到前,他寧可相信這只是哪裡弄錯的玩笑。現在真要面對,腦袋呈現出一種不知所措的麻木狀態。

 

「被害人是後腦杓遭受重擊後致死,明顯是他殺。」刑警用公式化的語氣說,「我們進來時,這扇門和窗戶都是上鎖的,所以這是密室殺人,犯人憑空消失了。」

 

吳邪提起一口氣,閉上眼睛,硬把悲傷的情緒壓下,這才慢慢鎮定下來。

他謹慎地將視線掃過屍體周圍,仔細打量這個房間,這個房間是單純的會客室,裝潢是歐美風格,中間是精緻的皮面桌椅,另一個邊上是沒在使用的壁爐。

 

吳邪走到壁爐邊,探頭往上看。

「這個煙囪可以通道外面,不過這個煙囪管太狹窄了,普通成年人是無法通過的。」刑警在一旁說。

 

吳邪眼光再度放回解雨臣的屍體上。他皺起眉,發現了某個不協調感。

難道……犯人是………

 

***

解家底下的利益太過巨大,解雨臣一死,底下的牛鬼蛇神們開始蠢蠢欲動。

他們首先要除去的,是和解家有著鐵板上親戚身分的吳家小三爺。

 

吳邪顯然知道自己的處境,他聯絡胖子,聯絡秀秀,還叫上幾個耐打的手下。

這顯然是解雨臣留給他的局。

 

他已經不再是當年的那個天真無邪,先下手為強,只要心夠狠,幾個雷管扔一扔,機關槍再掃一掃,事情快速解決,簡單又有效。

 

沒過幾天,吳邪就接收了解家全部的盤口。

 

***

解雨臣的喪禮上,吳邪面無表情,看不出情緒。

 

一位滿臉皺紋的老太太,拄著拐杖,經過吳邪的面前,一個不穩。

吳邪下意識地伸手攙扶,老太太身子微微一歪,靠在吳邪邊上說了一些話。

 

吳邪笑了。

 

他就知道那個屍體是別人。

狹窄的煙囪管普通成年人是無法出入的,但是縮骨的小花可以。

想必是小花用人皮面具和犯人交換了身分。

 

雖然血腥的場面容易讓人轉移對屍體細部的注意力,但他還是發現解雨臣的「屍體」身材不夠纖細。

 

他一言不發,跟在老太太的後面。兩人繞了繞,最後走到巷子內偏僻的一角。

只見老太太轉過身來,朝著吳邪眨了眨眼,取下臉上的面具。

 

果然是小花!

 

吳邪有些無奈,「他娘的你就那麼信任我會發現?」

解雨臣沒有回答,只是微微一笑。

 

他當然知道。

因為他們太相似了。

 

初夏的陽光穿透林葉,灑落在他們交握著的雙手上。

 

 

---Fin---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好天氣 的頭像
好天氣

28℃天氣晴

好天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