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

解語花這名字說來彆扭,小花又太像姑娘家,吳邪乾脆就叫他大花了。

難得來了位客人,吳邪心裡高興,便熱情招呼大花進屋一同吃飯。

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,吳邪換下滿是汗味的衣服,挽起袖子,開始燒水做飯。

吳邪吃的隨便,把大白饅頭和玉米一起蒸一下,加上醃好的蘿蔔乾,簡單就是一餐。

 

屋子就一矮几,就當是飯桌了,解語花不在意,坐在矮凳上,優雅地嚼著饅頭,邊吃邊說,說是吳邪的三叔從過年時吳邪向家裡報平安的電話,查到這個村莊,他受吳三叔之託,主要是要勸吳邪回去,長沙吳家也算是家底厚實,吳家獨苗忽然失蹤嚇壞了一票人。

吳邪苦著臉,搖了搖頭,他會突然把工作辭了,來這偏遠小村是有理由的。

 

吳邪有個發小叫老癢,從小和他穿一條褲子長大的,什麼事都一起幹。他家裡窮,大學畢業後又找不到工作,山窮水盡時就來和吳邪借點錢,吳邪是個重情義的人,往往二話不說就掏錢給他應急。

這天老癢又來找吳邪,說是他媽媽生病住院,需要一大筆錢,他打算和地下錢莊借四百萬,需要一個保人。

一方面是老癢的媽媽一直對他很好,二方面老癢再三保證他一定還錢不會賴帳,吳邪猶豫了幾分鐘,還是答應了。

 

結果他娘的死老癢帶著錢跑了,吳邪落下四百萬的債務,被討債的人逼得急了,不知道怎麼解決又怕家裡人責罵,乾脆把所有的現金帶著,躲來這個閩西山區的小村落。

 

解語花聳聳肩朝他笑笑:「你忘記你三叔是混道上的嗎?你的債務問題你三叔已經幫你處理好了。要是你決定了,明日我馬上安排車子在山腳下等我們。」

 

吳邪愣了一下,片刻猶豫,還是搖搖頭,一開始種田的確很苦,事事都要自己來又什麼都不會,好不容易現在一切都上了軌道,再過幾個月田裡就可以收成,再加上這兒村民雖然嘮叨,卻直好相處,不像城市人老是拐著彎兒講話,他覺得還是現在的日子快活。

 

解語花暗暗嘆口氣,既然這樣也不好勉強,他好整以暇地啃完一條玉米,舒展了一下身子,看向吳邪笑道:「的確,這裡風景好空氣好,不像我們北京終日灰濛濛的,連我都想住這兒了。」

 

「就是就是。」吳邪點頭咧嘴一笑,打趣道:「乾脆住下來哥養你!」

「好。」

吳邪突然收到這麼一句話差點從凳子上跌下來,他娘的正常人說這種話想也知道是客套好嗎?這朵花的臉皮是有多厚?

 

吳邪摸摸腦袋,一時不知道怎麼接話,乾笑幾聲。

解語花莞爾,拍拍他的肩:「放心不會白吃白住你的,農活我可以幫忙,洗衣做飯的我也會,兩個人一起互相也有個照應……」

 

見吳邪沒有同意的意思解語花咬牙加重語氣道:「不答應就直接打死。」

媽啊!

吳邪連忙點頭如搗蒜。

 

 

---TBC---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好天氣 的頭像
好天氣

28℃天氣晴

好天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