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.

大花走後,吳邪自暴自棄頹廢消沉了一段日子。

這房子裡有太多兩人相處過的痕跡,不管做什麼都會勾起和大花的回憶。

吳邪窮極無聊,半躺在椅子上把玩著烏龜,大抵是殼底的圖案像個邱字,所以才會叫做王八邱。

被翻的七葷八素的王八邱憤怒地伸長前肢,示威性地的滑了滑爪子,卻發現一點用都沒有,回到在碗缸裡縮頭生悶氣。

 

吳邪嘆了一聲,望著窗外,點上讓人麻痺思緒的菸,長出一口氣。

最近他的菸量越來越大,那個會笑著嘮叨,伸手把他的菸給掐掉的人不在身邊,他娘的怎麼都不對勁。

心裡的悶氣隨著白烟飄散在空氣中,漸漸的麻木,他摸了摸口袋,發現菸沒有了。

 

吳邪深吸一口氣,決定不想那麼多,他曾借大花的手機來玩俄羅斯方塊,先知卓見的把電話號碼留下來。

……他娘的至少要罵罵大花身為媳婦竟然不遵守婦道。

 

他打開手機,遲疑一下,才按下撥號鍵沒想到一下就接通了。

解語花好聽的聲音喂了一聲,片刻從那頭傳來叫罵和槍聲,吳邪一下子矇了,心臟狂跳起來,急忙叫幾聲大花。

「我沒事。」過了一會兒,大花的聲音平靜的傳來。

沒事你妹!聽起來大花正在槍林彈雨的械鬥現場,看樣子這電話打的真不是時候,吳邪連忙道:「你先忙,我掛了啊!」

 

「不用。」解語花緩緩笑道:「親愛的你可以唱個小曲,緩解我的緊張。」

吳邪嘴角抽搐兩下,這笑話一點都不好笑,原本滿腔的怨怒都因為擔心而冷卻下來。

刺耳的槍聲像鞭炮聲斷斷續續,怕會分散大花的精神,吳邪攢緊手機,不敢再說話。

 

腦袋空白了好一會,好不容易鎮定住心神,又聽到大花欠揍的聲音:「要是我等下那啥了,你該改嫁就改嫁,小爺不會怪你。」

 

「去你媽的老子才不改嫁,不對誰說我嫁了!」吳邪忍不住炸了。
想到吳邪氣急敗壞的表情,解語花喀喀喀喀笑起來,又被吵雜的槍聲掩蓋過去。

 

槍聲稍停,才聽到大花輕輕叫了聲阿邪,突然嚴肅起來,「不好意思,我這邊有些麻煩,等我三個月,搞定一切後,一定回去找你……」

吳邪心抽了一下,突然有點心疼又有點心酸,正要開口回答,就聽到大花接著說:「記得洗好屁股等我

 

無恥!

吳邪臉一下就紅了,支吾幾聲就掛上電話。

 

闔上手機,吳邪捂住臉,覺得自己蠢斃了,在那種危急情況下還陪他聊天。

想到大花這人連隻雞都不敢動手,還要面對那些腥風血雨,不由得替他擔起心來。

 

吳邪從小父母疼愛,一生順遂,本來就是樂天之人,凡是都往好處想,糾結了一會就慢慢釋懷。

大花完全掐中他吃軟的性格。

他說會回來,他願意再相信一次。

 

當天吳邪把田裡的地翻了一遍,預備種下一排排的玉米苗。

等玉米抽穗成熟時,就是大花回來的時候。

 

 

---TBC---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好天氣 的頭像
好天氣

28℃天氣晴

好天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