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花邪】十年後‧續 (接三叔ENDING/花邪HE)

 

我在青銅門前,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孔,淡然的眼睛,映出篝火的光。

胖子上前一把勾住悶油瓶的肩膀,笑著說你捨得出來啊你!

悶油瓶被搖的東倒西歪,朝我笑了笑。

一切如此的不真實。

我忘了什麼?

胸口悶悶的,有什麼堵在心裏的感覺。

 

突然想起張海杏的說過的話:你只要想想,所有經歷的過程,是不是可以合理的發生?就會明白自己到底是在幻覺裏,還是現實當中。

 

我隱隱約約意識到不對。

他們是提早出發的,因為還有時間,才會循著箭頭來找東夏王國的線索。現在還是七月,不可能那麼快接到悶油瓶。

我用邊上的篝火點起最後一根煙,用力抽了一口,這裏是青銅門前,一點火,人面鳥不會沖下來嗎?。

 

他娘的所以又是幻覺?

我一直沒醒嗎?

 

眼前的胖子和悶油瓶的臉孔頓時模糊起來。

我操!!

假的假的假的假的都是假的。

我必須醒過來。

 

我彎下腰,隨手在邊上撿了塊鋒利的尖型石塊,一咬牙就往自己的腿上使勁砸。

強烈的痛覺總算讓我一下子清醒過來。

 

眼睛終於睜開了,我看見刺眼的陽光,從搖晃的樹葉縫隙中灑將下來。

我躺在睡袋裏,身上蓋著毛毯,感覺還很虛弱,腦袋昏沉沉的,還有些迷茫。

 

「醒了?」胖子和白蛇隨即靠過來

我一見胖子,整個人跳起用力給他一個大擁抱,把胖子嚇的不輕。

 

他狂拍我的肩,尷尬道:「我知道胖爺我人見人愛我見榴槤,但是天真你冷靜點你還光著身體啊。」

 

我四下環顧,這是在第一次進來雲頂天宮的出口附近。我抽抽鼻子,急忙問道:「小花呢?」

 

「這裡聯繫不上……

我腦袋一炸,顧不得還光著身體,擺擺手,就要大家立刻修整,先移動到可以聯繫到小花的地方。

 

這些年,胖子對我的不正常已經習已為常,他按住我,說我身體還沒恢復,讓白蛇去聯絡就行了。

我看向胖子,他正趾高氣昂地交代白蛇讓小花過來和我們會合。

我穿上夥計遞給我的衣服,覺得溫暖多了,一想到幻覺裏死去的胖子和小花,卻又全身發涼,胖子倒了杯熱茶給我喝了一口,才稍微緩了過來。

 

我是什麼時候中招的?

胖子說他是在水裏縫細的石板上找到我的,當時我手上還握著一把銅鑰匙。

 

這鑰匙我在七星魯王宮裏見過,在青眼狐狸身邊的女屍嘴巴裏。那時也是因此而中了幻覺。

悶油瓶在牆上留了資訊,把會產生幻覺的鑰匙留給我,是一種試驗嗎?我都要懷疑他是不是要害我了。

這鑰匙不知道什麼來路,比六角鈴鐺還厲害。

幻覺中的自己對青銅門異常的執著,變得都不像自己了。

 

我揉揉眼,覺得十分疲累,躺了下來,不知不覺地睡過去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耳邊傳來小花溫軟的聲音,他正在和胖子說話。

 

我慢慢坐起身,小花注意到我醒了,笑著走過來。

想到那淒慘的畫面心裏情緒頓時翻騰,我站起來抓住小花的外套就嗚咽地哭了起來。

小花沒有說話,只是輕拍我的背。

 

「不用再往前了,我們回去吧。」我握著小花的手,吸吸鼻子,聲音還有些哽咽。

小花道:「不是要去接小哥嗎?鬼璽還在我這裏。」

 

我搖搖頭,失去一個潘子已經夠了,小花和胖子,我一個都損失不起。

「小哥夠強大的,不需要冒生命危險去迎接他。」我望向三聖雪山的方向,「只要你們好好的,我已經不在乎終極是什麼,長生的秘密又是什麼,那些都不重要了。」

 

胖子走了過來,咧開嘴說:「不用去最好,胖爺老了禁不起折騰了,我看咱們就在山下等小哥,順便準備些酒菜慶祝小哥回來,大家熱鬧熱鬧。」

 

我疲憊的笑笑,握著小花的手緊了緊。

 

小哥出來,一切都塵埃落定,我要和小花說,我在福建南邊發現一個村子,坐落在一個山谷的半坡上,有六條瀑布漸起的水,常年落在那個村子上,好像下雨一樣。

 

小花喜歡聽下雨的聲音,他一定會喜歡那兒。

 

 

----END---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好天氣 的頭像
好天氣

28℃天氣晴

好天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邪廚
  • 看三叔的十年結局讓我很不粗糊啊,這篇治癒多了
  • 就是寫來治癒大家的^^

    好天氣 於 2015/11/16 22:13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