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瑯琊榜】歸途

 

袞州弇山之頂,一名纖細的身影在山頂遠眺,山嵐風起,身上披的大氅隨風飄然。

可惜雲山遮掩,望不見歸途。

 

一青衣少年驟然現身,扯了一下他的袍袖,梅長蘇將目光收了回來,朝他微微一笑,舉步朝營帳而去。

 

袞州之戰,烽煙迭起,歷經三個月,大梁收回袞州失土,重創大渝六萬雄兵。

梅長蘇素來體虛,這三月來風餐露宿,殘精竭慮,力挽狂瀾,蒙摯本憂慮他的身子,卻見他日日精神,想是赤焰冤屈得雪,了無牽掛,再加上回到熟悉的戰場,激起往日豪情。

 

營帳之內,梅長蘇倚在軟禢上,藺晨按著梅長蘇的左手凝目診脈,藺晨清楚的很,冰續丹雖能抑制冰火之毒,激發潛力,卻是消耗他最後的生命力所換來的。

 

梅長蘇越是精神,他越是心憂。

藺晨神色凝重黯然,默默收回手。

 

沙漏已盡,無望回生。

 

梅長蘇卻還是那副優雅從容的樣子,淡淡笑著。

 

你大爺的!

現在根本是死馬當活馬在醫啊混帳!藺少閣主只想罵髒話。

 

梅長蘇調整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,讓藺晨施針。

「近日我一入睡就會作夢。」

「夢?」藺晨一愣,手上下針未停。

大約是施針的關係,梅長蘇覺得有些疲憊,他閉上雙眸,輕聲道:「我還是林殊時的夢......林帥、母親、景禹哥哥、景琰、霓凰......真令人懷念......」

 

他半夢半醒地繼續道:「飛流就交給你看顧,少欺負他一些......江左盟的兄弟也託你照看著......還有景琰、霓凰......」

 

藺晨眸中有著一絲難以察覺的霧氣,口中苦澀應諾道:「好好好,全交給我,你就別再操心了,反正自從認識你這傢伙以後我就沒一天省心。」

 

「謝......謝。」

梅長蘇鬆了最後一口氣,覺得再也無法支撐,沉沉睡去。

 

次日他沒有再醒過來,不管飛流怎麼驚恐地用力搖晃哭喊著蘇哥哥,他都沒有再醒過來。

 

哀戚聲中,帳外一行秋雁鳴嚦而過。


***

 

原來骨灰像蘇哥哥的衣裳一樣純白。

飛流和藺晨哥哥依著之前在蘇宅就規劃好的行程,先在霍州住了兩天,在撫仙湖品仙露茶,接著到秦伯居處吃素齋, 然後往沱江走,在靈峽山崖邊靜靜等待著。

 

飛流坐在崖邊青石,把罈子靠在自己的膝上,睜著大眼在半山處張望。

 

他就這樣靜靜地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。

藺晨哥哥說這裡會有佛光。

他要和佛光許願,讓他的蘇哥哥回來。

他會這樣一直等一直等。

 

兩人就這樣默默守了十多來天。

這日雨後初晴,落日西斜,藺晨抬眼,目光望向石壁上的隱約蕩漾的暈染霞光。

 

飛流興奮地跳起,認真地嘴上不停地喃喃低聲祈願。

藺晨心中頓時痛楚難當,忍不住留下一抹清淚。

 

---fin---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好天氣 的頭像
好天氣

28℃天氣晴

好天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